YGE.CC
致力于为您提供你感兴趣的话题内容

打肿脸充胖子 中国人的钱都随了份子

2018年到了,朋友圈里到处都是晒年度账单的小伙伴。正在感叹自己哪儿来这么多钱的你,不知道有没有算过,这一年来,你到底随了多少份子钱?

随份子的习俗自古就有,原本随份子更多是一种凑份子的概念,是一种原始的互济互助的形式,帮助亲戚邻里度过盖房、娶妻等金钱上的难关。到了现代社会,大多数家庭已经不需要到处凑钱完成这些事情,份子钱更多的变成了一场讲面子讲排场的比赛。原本一篮鸡蛋一双枕头就能表达情谊的事情,现在动辄上千上万,人情礼也成为现代家庭中越来越重的负担。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开展了一项名为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英文缩写CFPS)的项目,通过数据调查来展示中国社会、经济等方面的变迁。其中针对中国各个省份人情礼的调查显示:

在2016年,重庆市家庭平均人情礼支出最高,高达10612元;宁夏回族自治区平均人情礼支出最少,仅为325元。结合CFPS对各省份家庭平均可支配收入的调查数据来看,重庆市家庭人情礼支出已经占据家庭总收入的近20%,而2016年中国恩格尔系数也仅为30.1%。

随份子

整体上来看,在注重人情关系的东北、川贵地区,人情礼也成为家庭支出的重要一环,占家庭收入的9%—20% 。而在外来人口较多的北上广地区,人情礼只占家庭收入的4%左右,在北上广举目无亲,怕是想随份子也无处可随,或者想随份子也无钱可随。

在天津、湖北、湖南、安徽等省份,人情礼就要花掉一些人整整一个月的工资,辛苦工作一个月,最后都装进了红包送到了各个酒店门前。在山西、陕西等地,尽管一年仅需要“缴纳”3000多元的人情礼,但对于收入本来就不高的家庭来说也是一份很大的负担了。

尽管随份子肉疼,但如果是熟人的人生大事也可以理解。最怕的是,以往从来不联系的同学突然发消息:“老同学好久不见,我要结婚了…”更有甚者,会直接告诉你银行帐号或支付宝,明码标价礼金数额,将收礼金当作敛财的手段。婚丧嫁娶、子孙的满月礼、周岁礼,中年人逢四十、五十、六十等整寿的寿礼等等,凡弄个名头就广撒请帖,即便只有一面之缘,都会“敬请光临”。

在这样的随礼文化中,收礼的人要厚着脸皮,冒着绝交一片好友的风险,去收回之前送出的礼金;送礼的人也苦不堪言,用一句“礼尚往来”强行说服自己,要不然就只能默默拉黑,祈祷再也不见。

在中国这样自古以来以关系为本位的情理社会,礼物交换作为一种构建人际网络的互动形式,其中既蕴含着信息交流的需要,也寄寓了人情、伦理和面子。在亲属集团内部,礼物馈赠的方式、数量和性质象征着血缘关系的远近亲疏;而在同学、同事等后天搭建的非亲属性网络中,则代表了交往或业缘关系的密切程度。小小的份子钱,遵循的既是文化惯性,也是现代人的经济理性法则。然而,当“礼尚往来”变成“礼上往来”,这样的交情,我们不要也罢。

最后,摸一摸自己的腰包,回想过去一年,份子钱让你肉疼了吗?
随份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哥宅 » 打肿脸充胖子 中国人的钱都随了份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内容不错 赏点吧……

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

支持作者!